紫气阁 >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> 第二百二十一章 算计

第二百二十一章 算计

作者:西林葳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紫气阁 www.ziqige.cc,最快更新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胡同口有卖冰棍的,她把一壶都给人家包了,卖冰棍给她送进院子里,她喊了徐念出来,卖冰棍的看到呼啦出来一帮孩子都懵了。

    这家孩子怎么这么多?

    一人分了两根冰棍,一手拿一根,美滋滋的舔着。

    徐念又给奶奶和姥姥各送了一根过去,林解放吃了两根,才摸着肚皮出来,“小妹,咱晚上吃啥?饿了。”

    林建国瞧不上他,就知道吃,一点不为小妹着想。

    林彤问:“你刚吃完就惦记上晚上的?”

    林解放呵呵笑,“这不是饿了嘛,面条那玩意也不管饱,饿的还快。”

    林建国没好声气的怼他,“大哥现在日子好了,连白面条都不放在眼里了。”

    林彤心里很是诧异,二哥一向不爱说话,面对大哥更是闷不吭声,要不然也不能被林老大两口子欺负,今天这是怎么了?难道她不在的这一两年,二人之前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?

    徐晓婉听到她的声音,出了屋子,“小彤啊,回来了?找着房子没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这两天先住旅店吧!大哥也呆不了几天。”

    林解放道:“谁说我呆不了几天,我还得伺候咱妈做手术呢!”

    说的可真好听。

    林彤说:“说起咱妈手术,明天咱们一块去医院,正好问问大夫,我婆婆说的对,妈有两个儿子在呢,这钱我当姑娘的,跟儿子拿一样的,行吧二哥!”

    林建国憨厚的声音,“行,你当姑娘的不拿或少拿都行。”

    林解放愣了,这跟他在家想的不一样啊!

    “那啥,老二,小妹,你看,当初小妹说手术费她都包了,我,我这也没钱啊?”

    林彤翻了个白眼,“我啥时候说手术费全包了,二哥,我是这么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就说首都大夫水平高,让咱妈让这儿来做手术,正好你伺候。”

    林彤扬了扬头,“大哥,你听到了吧!”

    林解放的脸刷一下就白了。

    难道小妹真的没说过?是他想岔了?

    他眼睛瞟过屋子里的徐老太太,心里懊悔不该让老徐家知道这事,也许,小妹是看到婆婆来了,才临时改变了主意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他自觉想明白了,腆着脸小声的讨好,“小彤啊,你看大哥,也没你二哥的本事,这日子过的也穷,连件新衣服都没有,哪有钱给咱妈做手术啊!我要有钱,早拿出来了,还能用着你?”

    徐晓婉脸色不好看,大儿子是一点不在乎她这个当妈的感受。

    林彤嗤笑,林老大为了钱,真是一点脸皮都不要。“没钱你来干什么?你来不是给咱妈掏钱的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寻思着,你和老二掏了钱,我这当大哥的没本事,我没钱可我能伺候啊!”他心思转的也快,马上就能想出主意来。

    林彤摆摆手,“伺候是应该的,你是老大,按理我大嫂应该来伺候的,她既然没来,你来也一样。不过,一码是一码,这伺候归伺候,医药费归医药费,这事说到哪,你当儿子的也能掏钱,我这嫁出去的姑娘都和你们掏一样的了,你这当老大的好意思不掏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掏,我是真没钱。”林老大眼珠子一转,就凑上过说:“要不,你有啥挣钱的招告诉告诉我,再借我点本钱,我挣点钱再还你?”

    林彤抚额,你脸咋这么大呢?你怎么好意思开的这口?

    “我没钱,我也没啥挣钱的好招,上回我不是告诉过你们了吗?我啊,现在挣钱,全凭我自己的本事,我呢,给出版社写书,写故事,挣的是费脑子的钱,这个,你还真干不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她是没打算告诉家里人,就怕他们怀疑,原主虽然聪明,可也没到能写故事的地步。

    可这事瞒不住,只要和房东大妈一唠就能知道。

    徐晓婉他们果然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会写故事?拉倒吧,就你那两下子,还写书?小彤啊,你快别逗你大哥我乐了行吗?”

    林彤见他不信也不恼,这事说起来确实让人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不骗你你们,我喜欢给小念讲故事,不信你们问我婆婆,后来我就想就写个试试,没想到,人家杂志社觉得挺好的,就发表了,”她摊摊手,有些得意的道:“就这样,我现在大小也是个作家了。”

    徐老太太也听见了,忙出来问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林彤道:“我骗你们干吗?不信问房东大妈,他们也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面面相觑,都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林解放脑子转的快,他小心翼翼的问:“那,你写书挺挣钱的吧!”

    林彤笑,“还可以吧!”

    “那,能挣多少钱?”徐老太太忙问。

    林彤一副不在意的说,“不一定,看写的多少,一般写一个故事也就十几到三四十块钱吧!”

    徐晓婉悄悄的拉了拉她的衣襟,朝她摇了摇头,示意她不要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林彤悄悄捏了捏她的手,让她放心,自己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徐晓婉知道女儿是精明的,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徐老太太和林解放都在心里算计着,一天一个故事,一个月算三十天,一天几十,那一个月不就将近一千块钱?

    天啊,写故事能挣这么多钱?

    二人的眼中,现在的林彤那就是个聚宝盆!

    看他们的眼神,看林彤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月就挣一千块钱?可了不得了,小彤啊,你可是咱老徐家的头一份啊!这媳妇娶的直值,当时我说什么来着,小彤这孩子孝顺,听话,能干,果然让我说中了吧!看看,我儿媳妇啊,就是能耐!”

    老太太眼里闪着精心,脸上的笑明显带了些算计和讨好。

    林解放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“小妹你可真厉害,你真不愧是我妹妹,”林解放明显激动,“那啥,大哥不问你借钱,咱妈的手术费你就替大哥命吧,大哥可没白养你那么多年,真给大哥,给咱老林家争气!”

    这脸皮厚的,真是没谁了!

    林彤不明白,他们怎么能算出自己一个月挣一千的?

    林解放一脸你别骗我们我们都明白的样子,“你一天就能挣三十,一个月三十天,你大哥虽然学习不好,可也上过学的,这点乘法难不倒我。”

    林彤无语。

    她的原意是告诉大家,她能挣钱,其实也是告诉老太太,她不用徐振华养,可明显这二人会错意了。

    徐晓婉一听不敢相信,“不可能,小彤,你告诉妈,你是不是挣不了那么多钱?”

    听听大儿子和亲家母的声音就知道,他们惦记上姑娘手里那点钱了。

    林彤好笑极了,“你咋那么会算呢?我说的是写一个故事,我可没说我一天就能写一个故事,你当那故事是地里的大白菜呢,想要就有?一个月能写出一个到两个来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林建国松了口气,“地里大白菜也不是想要就有的,一到秋天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林解放失望了,一个月才能写一到两个?那有什么能耐啊?还作家?坐家里还差不多!

    老太太也失望了,抓着她的胳膊,“就一两个?那能挣几个钱?”

    林彤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,“大哥,你一天能挣多少钱说给我听听呗?妈,老二老三他们一天能挣多少啊?看样子,都比我强,我这一个月挣的钱我还挺满意呢,敢情你们都不放在眼里。大哥,你这么有钱还算计你妹妹的钱?真是,让我说你什么好啊!”

    老太太被她说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她倒不是瞧不起这一个月十几到几十块钱,她只是刚才被那一千的数额吓住了,这反差太大了,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被大儿媳妇这么一说,她心里倒是觉得,原本在家呆着的,现在能挣点钱,也不错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可不会全然相信林彤的话,还是要诈一诈她的,“你说你自己挣钱养着你和小念,可这么点钱在首都够干啥的?”

    林彤笑道:“妈,首都虽然比咱家里的物价高一些,可东西种类也多啊,我那些钱不多,可我不有工资呢!要不然,你以为我怎么能攒下给你妈的手术费啊!”

    “工资?啥工资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我还是老师啊,我有工资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都不当老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办的病休,我去年冬天病了一场,办的病体现在休养呢,我是正式教师,病休也带工资的。”

    林解放羡慕坏了,“当初我就说让小妹接着念书,看看,多出息!可惜你嫂子没眼光,唉,小妹啊,你别怪你嫂子,她也是穷怕了,家里没钱实在没招啊!”

    林彤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徐老太太抿抿唇,“老大媳妇,你一个月挣这么多钱,你可不能丧良心,你每月给家就打十块钱,这些钱可不好干啥。我也不管你多要,这样吧,还像以前一样,一个月十五吧!”

    来的第一天就跟儿媳妇讨价还价要钱,这样的婆婆,大妈觉得长了见识。

    林彤当然不可能答应。

    “妈,你应该管你儿子要去。我的钱是我挣的,在首都住着,一棵菜都要钱,用水用电哪都是钱,我那是好容易才攒的,就是怕有个事有个灾的手里能有钱不用管别人借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儿媳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