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气阁 >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> 第二百六十章 矛盾体(第十七更,求订阅,求推荐票!)

第二百六十章 矛盾体(第十七更,求订阅,求推荐票!)

作者:西林葳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紫气阁 www.ziqige.cc,最快更新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几个孩子被老太太吓的,看着手里的麻花不知道该不该吃。

    老爷子咳了两声,说老太太,“你看看你,把孩子吓的,他们爱吃就吃呗!”

    老太太哼了一声,“就要吃饭了,吃什么吃?”

    林彤看着徐振华笑眯眯的伸着舌头做鬼脸,老太太一回头她忙端正表情,点头很严肃的训着男人,“就是,就要吃饭了,吃什么吃?”

    徐振华宠溺的看着她笑。

    徐老二看的心塞不已。

    第二天就是腊月二十九,老太太要做焖子。

    林彤不会做,再说这些天她也累了,干脆带着儿子跑到二哥家去了。

    留下王桂华和老太太一起,而徐振华去了镇上,帮徐老二把工作辞了,回来才告诉老太太。

    老太太要拿条帚打他,“别以为你当了什么团长我就不敢揍你了,到哪你也是我儿子,你说说你,这么大的事也不跟家里商量,那么好的工作,说辞你就辞了,你要疯啊你!”

    徐振华站在那一动不动,就那么看着老太太,老太太手抬的高高的,却没敢真打下来。

    “哟,二婶这是干吗呢?”进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,抹了一把脸,“二叔,二婶,我来报个丧,我爹,刚才没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大吃一惊,“你说啥?大哥没了?昨天我不看着他在外面溜达呢?这咋说没就没了?”

    “上梯子摔下来了,摔着脑袋了。那啥,我还得去旁人家告诉一声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啥出时候出啊!”

    “明天一早就出,这大过年的,明天就三十了,出了大家也好过个年,不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叹了口气,“你说这人昨天还好好的,今天说没就没了。老大老二,赶紧的,你爸这也动不了,你们赶紧着过去,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去世的不是徐振华的亲大爷,是徐明喜没出五服的堂哥,在一个村子住着,平时走动也算勤。

    徐振华披了件军大衣,和徐老二去帮忙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叫小红,“去叫你大娘回来,让她们也去,看看帮着叠个纸钱啥的。”

    林彤被叫回来,听说要去祭拜老人,就和王桂华、老太太一起过去,给老人磕了几个头,老太太帮着忙,王桂华帮着叠纸钱,只有林彤,她前世没经历过这些,什么也不懂,傻站在那。

    徐振华进来,拉了她出门,低声道:“这里乱,又冷,你回去吧,村子里的嫂子婶子多的是,不用你。”

    林彤犹豫着,“会不会不好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在这就行,你不是磕了头了吗?心意到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徐振华想了想,开门跟老太太说,“家里还有好几个孩子,你爸也动不了,让小彤回去给他们做中午饭。”

    乡下地方,习俗是丧事都在主家吃的,老太太她们这些人,也是留下帮衬着。

    老太太说:“这里忙着呢,她回家干啥?让她帮着去切菜。”

    徐振华脸微微沉了下来,老太太这可不是想帮忙,而是纯心下他们夫妻的面子。

    刚才去报丧的徐土顺,推了自己媳妇一下,那女人上前道:“不用弟妹,这里这么多人呢,弟妹还是回去照顾孩子吧,家里人都出来哪能放心得下。”

    徐土顺道:“对对,弟妹就回去吧!”

    老太太还想说话,徐振华已经推了媳妇往外走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气了个倒仰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多说,脸阴沉沉的,旁边有个差不多年纪的,撇着嘴和她拉话,“看你这后找的媳妇,成娇小姐了,还得振华替她说话,想回就自己来说呗!振华也是,还得送,又不是小孩,至于吗?”

    一个年轻的媳妇扯了扯那老太太的衣袖,“妈——”说这些得罪人的话干啥?明眼人都能看到老太太是想难为这个儿媳妇,你跟着掺和啥啊?

    老太太听着旁边老姐妹的话,脸色更黑了。

    林彤却没当回事,老太太无时不刻的都在挑她的毛病,她早习惯了。

    徐振华送她进了自家院子,“你今天不用过去了,明早出殡再跟咱妈一块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林彤点点头,问:“你要是冷了就进屋呆会,别光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晚上不用等我,我们晚上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个年,过的相当不消停。

    三十这天,老人出殡,徐振华回来时是午后。

    匆匆忙忙的简单擦洗一下,准备年夜饭。

    今年这个年,是多少年来,徐家第一次的团圆饭。

    可饭桌上气氛并不好,徐老二心情不好,喝的有些多,借着酒劲就说不去南边,要回镇上,徐振华说了句不行,他就又吵又闹的,老太太帮着他说话,徐老三看不过眼说了几句,结果两兄弟打成一团,徐振华急眼了,抽出皮带把徐老二好一顿抽……

    大年初二,徐振华就收到电报,之前的代理团长突发疾病送进医院了,要他马上去报道,他当天就走了,林彤和徐念并没有跟着,而在准备在这里过完年再慢慢启程。

    他走时没忘了徐老二,把他打包也上了火车,徐老二满心不愿意,可最后还是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林彤猜着,他是为了那一个月五十块钱的工资。

    老太太没把儿子留下,一腔的怒火都朝林彤去了。

    林彤才不会留在家里受气,她收拾了东西,领着徐念回了娘家。

    徐晓婉不知道怎么想的,最后也没同意回大儿子家帮着带孩子,最后林解放两口子把三个儿子都带到市里去了。

    临走时都没来道别,徐晓婉很伤心,跟林彤说:“你大哥这是埋怨上我了。”

    林彤劝她:“以前他倒是不埋怨,又是怎么对的你?妈,我觉得你这回做的对。”

    要是去帮他看孩子,以后怎么回老二家?人家需要你的时候你跑大儿家帮大儿去了,大儿不用你了,你又想起二儿来了?

    事情不是这么办的。

    话是这样说,手心手背都是肉,徐晓婉难过了好几天,幸好有林彤陪着,宽解着好,她的心情才惭惭的好起来。

    罗凤枝问林彤:“你说老大去卖馅饼,我也在镇上卖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试试呗,反正也不用啥本钱,不过这个最好用燃气灶,方便,还干净。”

    罗凤枝一拍桌子,“那就买个燃气灶。小彤,我想好了,要是生意好,我就在镇上租个房子,省得天天推着车子来回的,都耽误到路上了。到时候,一家都搬镇上去住。等开了春,你二哥要想种地,就让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徐晓婉听了想要说啥,林彤拉了她一下,她看了女儿一眼,没说出口,等罗凤枝出去,她才问:“你咋不让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妈,你像以前一样少说话少管事就好。我二嫂性子好,但她脾气直,做了决定的事,你说也没用,她还不爱听,何苦呢?何况,我二哥自己愿意就行呗!”

    “可你二哥要回来种地,家里没个人给他做饭哪能成啊?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再说呗!实在不行,就把地包出去。”

    徐晓婉不同意,“咱们乡下人,做生意归做生意,可地不能扔,万一碰上灾荒年,没有地就没有粮食,你有钱都没地方买去。”

    这是过去困难时期留下阴影了。

    “妈,你放心吧,以后再不会有那样饿肚子没粮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徐晓婉嘀咕着,“你们还小,没经历过,灾荒的时候,那可不是人力能说的算的。”

    林彤带着小念一直住过了初十,在徐振华连接三天的电报催促下,收拾了衣服,让林建国送上了火车。

    她也没小气,除了把一年的养老钱给老太太和徐晓婉都留下后,每人又给了五十块零用钱。

    “妈,这可是我自己挣的,不是你儿子的,怎么样,你儿媳妇不错吧!”

    她也是得瑟,你给就给吧,非得说些老太太不爱听的,老太太收了钱,哼哈的答应了几声,算是承认了她人不错。

    林彤走以后,老太太就破口大骂,王桂华缩着脖子躲的远远的,偷着告诫小红,“你和你妹妹这几天小心着点,别惹了你奶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小梅嘴快,“我奶才没不高兴呢,我大娘走了,我有别提多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你就说林彤得多不招老太太待见吧!

    徐振华走的急,幸好她们的东西在首都就都打包邮走了,随身带的只有临时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可架不住二嫂给她又装了好多干菜,她不想拿,二嫂说她:“东北你以为首都呢?到时候没菜看你吃啥?”

    她一听也是,不仅收了,还催二嫂,“多给你拿点,听说那地方很冷,要到七八月才有青菜吃。”

    二嫂笑话她,“五一以后就有野菜,你饿不着,放心吧!”

    林彤的包里不仅有干菜,还有二嫂菜窖里的大白菜给她装了两棵,两棵自家腌的酸菜,两个萝卜。

    就这些菜就很重了。

    林彤发了电报告诉徐振华接站,可是还要倒两次车,看着行李架上这些东西,她就头疼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恨不得轻手利脚,啥也不拿才好。

    可到地方啥都没有的时候会想,早知道都装上好了,大不了费点事拎着呗!

    人啊,什么时候都是矛盾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