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一章 伪因果(上)

减肥专家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紫气阁 www.ziqige.cc,最快更新星辰之主最新章节!

    罗南没有暗示,他只是在陈述事实。

    在他认知中的“新位面”,其实就等同于“云端世界”+“雾气迷宫”。

    前者也还罢了,目前只作为情感寄托而存在;后者在理论意义上,还真是一个无穷的宝藏——都说欲壑难填,可目前地球上那帮人的贪欲,还真未必能填满这里。

    李维那种还没掘出根底的“天外恶客”除外。

    对于罗南这种知情人来说,雾气迷宫和地球上很多“元素”都直接挂钩,包括他提到的“火神蚁”和“庇护所”。

    火神蚁这小东西,虽然巢穴在地球本地时空,却一直在向雾气迷宫“掘进”,甚至能够挖穿位面屏障。

    至于“庇护所”,结合“老手”的梦境回忆和外接神经元资料库,几乎也能够确定,其原型“安慰剂”,正是来自于卜清文对其中某件实物维生舱的模仿变形。

    罗南甚至已经把怀疑的视线投向了“日轮绝狱”边缘,那处破破烂烂的星际飞舰残骸。

    如此,取个近似:

    “火神蚁”和“庇护所”都和“新位面”高度相关,完全没毛病。

    这是天渊帝国级别的测谎仪都测不出来的大实话。

    所以,罗南投向猫眼的视线,以及其中蕴含的意味儿,就显得格外真诚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无论是追踪‘火神蚁’,还是研究‘庇护所’,到最后必然是殊途同归,都要和‘新位面’建立链接。

    “那地方挺大,就算地球这边嗅探到,一开始也必然是盲人摸象一般。这种情况下,第一印象很重要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你要带给他们的,是“新位面”的第一印象呢?还是深蓝世界的第一印象呢?

    猫眼完全可以想象,一旦外界那些不知情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“庇护所”上面,顺藤摸瓜之下,已经进入通讯静默状态的“原版灵魂教团”不好说,那个顶着恐怖组织名头的新版教团,只要还在使用旧版的“庇护所”,被挖出来就是大概率事件。

    没错,“庇护所”是和“新位面”有联系,可它现在和深蓝世界的联系更紧密啊!那个时候,大家的视线向左还是向右,真的难说得很。

    这大约可以称之为转移视线……或曰“栽赃”?

    罗南貌似并不这么认为,他的情绪和思维表现得非常正常,显得冷静而理智,就像是在探讨一个技术问题:

    “相对于在时空缝隙中钻进钻出的火神蚁,‘庇护所’那边,其实要更容易入手。我就在想,一个未加密的广播,没道理其他分部的‘庇护所’搜得到,地球上那么多精神侧能力者、超凡种接收不到,为什么没有察觉呢……

    “因为超空间通讯的信号,穿透渊区极域,打破位面屏障,除了向远端发射的那些,近处广播是要有一个穿出、再入的过程,特别是在渊区,很容易就被渊区湍流干扰成无意义的噪声。

    “其他分部的‘庇护所’,因为它们的接发结构,只能搜索到这类信号,所以会比较有耐心做沉淀和辨析;换一个人,或者是在渊区、精神海洋中的固化和半固化构形,基本上会把这些当成是噪声过滤掉……太不应该了。”

    罗南的视线又指向猫眼

    ,后者本能翻个白眼,并忠实映射到交流空间内:

    “嗯,不应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要让大家明白这个信号的重要性,嗯,极端重要性。只有明白这个,大家才会上心,会关注,会分析背后深藏的价值和意义。”

    猫眼忍不住举手:“BOSS,串味儿了……快成施政纲领了!另外,如果真有价值,你自己监听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她突地反应过来:“你已经在监听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应该听到了才对。这个时段,正好是新一轮广播。”

    在交流的同时,罗南的精神领域已经针对相应的信号做了优化,像猫眼、蛇语这些身处他信众核心圈的人,只要有心,都可以捕捉到相信的信息。

    殷乐还隔过一层,但给血魂寺加一个优化也不费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经罗南点醒,交流空间内的三位观众,隐约都听到了一段嗞啦啦的杂音,依稀仿佛战后废土上空,错落流转的电波。

    经过相当一段时间的适应,三位观众才分辨清楚里面的内容:

    “这里是……庇护所;

    “世界正在毁灭;

    “恶魔横行此间;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帮助;

    “我们更要团结;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更多的伙伴;

    “请回应我们的呼唤;

    “这里是……庇护所;

    “我们在这儿,希望也在。”

    猫眼听了两三轮,忍不住呵呵:“是先入为主的印象吗?这可不太对,关键信息全部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原版。”殷乐对这一套很熟,“像教义多过求救,最多算是宣言。是已经和具体事实拉开距离,吸引目标人群好奇心的传播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可以确定是那个恐怖组织喽——你真准备留着他们过年啊!”

    猫眼话锋转向罗南,后者坦率回应:“主要是大家想要在‘新位面’过年,总要留个念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所以?”

    “不用‘所以’。这个世界是普遍联系的,但它们之间的联系方式,大概率并不是因果链条,架不住人类普遍的思维方式是如此——大部分时间,我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罗南手掌再度从环形的“庇护所”版本界面划过,视线却和猫眼相对:“人类的作品大约如是。可如果确实有一个客观的‘位面’或者‘事实’存在,相较于在抽丝剥茧的推理中被‘发现’,我理智上更希望它是在普遍又混沌的联系中突然‘涌现’……那样会让我更踏实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,好像大部分人并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“我尽可能满足他们吧……在力所能及的层面。”

    猫眼从“交流空间”、也从熟悉的迷茫状态中抽身出来,回忆起那个由精神层面的信息所凝聚的“眼神”,下意识打个寒颤:

    这家伙,心黑了!

    猫眼从来不觉得罗南是什么心地良善的小白兔,但此前那边更多是与世俗疏离而产生的“非人感”。

    像现在这样,突出一个黑心设计……

    然而后面又转了回去。

    猫眼莫名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猫眼姐?”金瑛登入车厢,

    走到身畔,低声叫她,“开会了,孟头儿请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收到了。”猫眼扫了眼系统信息,确实刚有会议通知发过来。她也在车厢里“休息”一段时间了,当下起身。

    “猫眼姐,你心情不错哎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明在笑。”

    “是冷笑……瑞雯呢?”

    “哎,没在你这儿?外面也没看见啊。这可真叫一个神出鬼没,龙七哥和她搭档,应该很辛苦吧……是不是神秘会让人皮肤更好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直接向她请教。”

    随意的交谈中,猫眼收拾妥当,顺手摸了一把金瑛的脸蛋儿,下车往指挥车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金瑛也很快跳下车,但并没有跟上来,很快汇入了军车营垒来来回回的人流,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虽然正值入夜,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,营地目前的状态,仍突出一个繁忙,整个营地就没有一个闲人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现在营地已经不能称之为营地了,所有的车辆都已启动,进入预热状态,至少有四分之一的车辆已经离位,相关人员装备在外围集结,随时可能开拔。

    这种氛围下,猫眼在车厢里睡觉,多少显得有些突兀,不过也没有人计较。

    对毒沼区的支援、与瑞雯的对接以及后续对周边可能存在的畸变巢穴的搜索行动,她都深度参与,几乎一刻也没停下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有半日空闲,埋头睡觉怎么了?

    能睡着也是本事,总比神出鬼没见不到人要省事儿得多。

    当猫眼进入指挥车的时候,孟荼也是劈头就问:

    “瑞雯在哪儿?”

    得到了不确定的答案后,他的脸色就很难看。

    猫眼很奇怪,扭头问躲在车厢角落里的龙七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龙七摊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暗地里,他通过具备临时使用权限的“六耳”,给猫眼发了信息:“应该是心慌吧,不太习惯有一个随时可能失踪的搭档,他应该真诚向我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很棒……但这种废话你可以光明正大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猫眼勾了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交流已经很隐秘了,可是作为在座的和瑞雯关系最近的两人,孟荼投射在他们身上的注意力,始终在过饱和状态,越是隐秘的小动作越容易引发不必要的联想。

    所以,孟荼明显经过压缩控制,以至于有些僵硬的言语紧跟了过来:“马上就要拔营,我希望能够在指挥车开动之前,见到瑞雯小姐。”

    本来话说到这里已经够了,可孟荼还是没忍住:“现在不是郊游、不是录节目,是在危机四伏的荒野中!按照常理推断,附近至少会有两个畸变巢穴,万一出了问题,我怎么向……后方交待!”

    读作“后方”,写作“罗南”吗?

    猫眼很想说,您不必有这么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人家小姑娘比指挥车里所有人都安全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孟荼也是老行伍了,更手握六个满编深蓝行者小队,前面差不多都是专业且从容的模样,眼下这种明显压力爆表的状态,又是从何而来?